當前位置 > 首頁 > 學術公告 >  

“中國法律思想史學科建設研討會” 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成功召開

    2019616日,由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主辦的中國法律思想史學科建設”2019年度學術研討會在中國人民大學明德法學樓601國際學術報告廳舉行。來自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中國政法大學、華東政法大學、北京師范大學、西南政法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等全國十余家兄弟院校、科研機構三十多位法學專家們參加了本次會議。

本次研討會共分為中國法思想通史研究、傳統中國法思想專題研究和比較視野下的傳統中國法思想研究三個單元。


首先,開幕式環節。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朱騰副教授主持了本次開幕式。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高圣平教授和中國法律史學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院張生教授先后致辭。


高圣平教授代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對在座的各位老師和嘉賓表示歡迎并感謝大家對人大法學院和法律史學科的支持。法律史學具有歷史和法學雙重維度,為法學基礎理論和部門法都提供了資料。本次研討會云集全國各地三十多位專家學者共同為法律史學科的發展獻計獻策,明確法律史學科的關鍵問題為學科的發展提供智識貢獻。高圣平教授表示人大將一如既往的支持法律史學科的發展。


張生教授認為對于法律史而言這是一個好時代。首先,當前的學術傳承非常穩定,學術傳承在有緊密性的同時也有跨越時空性。其次,學術資源具有豐富性。和其他學科相比,法律史和思想史學術話語空間、師資崗位、人脈傳承和學術資源配置都有很多空間。第三,這是一個出新思想的時代,思想史在這個時代有四個生長力:材料、比較、學科交叉融合和闡釋性的思想。


在開幕式中,西南政法大學俞榮根教授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院、學部委員楊一凡教授分別做了題為“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法思想史研究”和“突破傳統模式,開拓中國法律思想史研究”的主題發言。

俞榮根教授指出要做實實在在的學問,學科之間不要有門戶之見和隔閡。他將和大家交流的概括為五句話:第一,法學的深處是哲學,法律的溫度在文化。第二,認真對待權利,認真對待傳統。第三,要珍惜中國古代法的自我,破譯中華法系的遺傳密碼。第四,從傳統的國學視角重新認識中國古代法文化,要從傳統國學的整體思維中去解破。第五,無用之用,方為大用。未來法制史學者應該大力提倡真正的科學,功利價值取小,知識、人文、認識價值取大。


楊一凡教授從宏觀上對思想史研究提了三個見解:第一,突破“糖葫蘆復述模式,撰寫發展變化的刑法思想史。第二,突破以刑法為中心的局限,開辟法律思想研究的新領域。第三,突破法律儒家化”論束縛,全面挖掘各家法律思想。同時無論是研究法制史還是思想史應該盡可能的用古人的法言法語。


 

第一單元:中國法思想通史研究:

本單元由西北政法大學汪世榮教授主持。本次單元共有五位主題發言人。


天津財經大學法學院侯欣一教授首先做了題為“有關中國法律思想史課程結構之思考”的主題發言。他表示在教學中發現,學生對制度史的喜好超過思想史。主要原因包括:第一,教材上的內容發展較少且偏政治而非適合法律職業者需要;第二,教學中對思想家和政治家的原典閱讀較少,沒有整體性。第三,思想沒有和制度和社會做關聯性考察,思想史太過單一。第四,當前教材對思想史的評價標準以馬克思主義為主、近代化為輔,導致中國原有的體系化程度不夠,使學生覺得思想史作為知識太沉重,作為理論也沒有真正的意義。


山西大學法學院周子良教授為第二位發言人,他做了題為“中國法律思想史的現代價值:從《中國法制史》到《中國法律史》”主題發言。他認為課程的體系改變后,學科面臨如何發展的問題。作為法律思想史的老師應該挖掘出中國傳統法律文化中有價值的部分。他以“中國產權制度與家庭本位、古代婚姻家庭制度與義務本位、古代刑事法律與仁愛精神和‘順天’、‘法時’制度與和諧目標”為例闡述如何在教材編寫中將法制史與法律思想史結合。


河北經貿大學法學院武建敏教授為第三位發言人,他發言的題目為“中國法律思想史的三個面向”。他認為思想史研究的困難之處在于:需要和思想家對話以及為了形成今天的法哲學形態。中國自主性法律理論的生成需要做到三個面向:面向馬克思、面向世界和面向當下,才能實現中國法律思想史的現代轉化,而現代轉化的基本形態即為實踐法哲學。


北京大學法學院李啟成教授作為第四位發言人,做了題為“中法思教研中的‘宗旨’”的發言。他論述在北大開設的中國法律思想史的課程中,首先比較重視人文知識的培養,其次才是專業性考察。對于思想史教材的編著,其認為按照思想為線索是有必然性的,學案體有合理性未必需要矯枉過正。中國法律思想史的研究方法要“虛”“實”結合,拿捏分寸。


清華大學法學院陳新宇副教授發言的主題為“意境·方法·自覺:中國法律思想史教研瑣思”。關于意境,他從《鵝湖寺和陸子壽》的詩入手,探討了法律思想史定位問題。在方法上,他結合教學實踐,認為當下法律思想史的研究如同盲人摸象。我們可以在教研中傳統與近現代往返流盼,實現以傳統來理解近現代、以近現代來理解傳統的目的。關于自覺問題,法史研究中面臨類型特質化和多元性間協調問題,有兩個解決途徑:回歸常識和原典的批判性研讀。


武漢大學法學院陳曉楓教授、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夏揚教授、西北政法大學陳璽教授對上述五位發言人的主題發言進行了集中點評。




武漢大學陳曉楓教授從學科研究范圍和現實價值、學科建設問題和學科方法論方面論述了自己的觀點。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夏揚教授提到了自己在學習、教學中對中國法律思想史課程的諸多困惑與思考。西北政法大學陳璽教授從思想史課程設置、思想史教材編纂、學科建設等幾個維度談了自己的看法。

第二單元:傳統中國法思想史專題研究:

本單元由復旦大學法學院王志強教授主持,共有五位主題發言人。


南京大學法學院張仁善教授做了題為“論禮法關系的演變與法理念的發展”的主題發言。首先,他對于第一單元提到的法律史學科發展的問題表達了自己的看法。然后,介紹本次發言內容的背景與意義,法理念文明是他總結的七個中國法律文明里面的一部分,而禮法思想的演變在中國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其次,具體從禮法關系的萌芽階段、緊張階段、調和階段、融合階段和禮法分離階段五個階段為主線,具體闡述了中國法律思想史的演變。


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史學研究院王宏治教授圍繞張仁善教授的發言進行了評議。依次對禮法起源問題、子產殺鄧析、酷吏與經學發展之間的關系問題、禮教與禮法問題和禮教派在清末修律中的作用問題進行了討論。


第二位發言人為云南大學法學院胡興東教授,他發言的主題為“‘則法天象’在傳統中國法律思想中的作用和影響初探”。他在介紹了主題發言的意義后,首先從“則法天象”的概念入手,探討了其思想特征并提出在“則天法象”中出現了陰陽和五行學說。“則天法象”對法治原則選擇、對“德主刑輔”和“禮法并用”等法制思想形成、對刑罰制度、六官、六部制、時令司法、比附司法等都產生了影響。通過對“則法天象”的論述,其認為法律思想史應該加強對傳統思想形而上層面的研究,應加強長時間段的總結和提煉,研究可以從法哲學和法律技術兩個方面開展。


北京郵電大學人文學院黃東海副教授對胡興東教授的發言進行了評議。首先他高度評價了胡興東教授的發言,但自己對于如何從整體上獲得對知識的把握仍然茫然,嘗試從另外的角度提出自己的看法:第一,古人對天的覺醒是功能性的,以掙脫對時間茫然不認的狀態;第二,“則法天象”除了科技技能以外,也有人對自我的規范;第三,關于天象如何影響法律的問題。


第三位發言人為北京師范大學講師李德嘉博士,他做了題為“‘德主刑輔’說的學說史考察”的發言。他對現代學者以“德主刑輔”來概括和總結古代儒家的德刑關系思想提出了質疑,認為“德主刑輔說產生于“德治-法治”的話語背景下,而參照西方話語體系中的“德治”,我們對儒家文化進行了錯誤的解讀。從而提出“德本刑用”才為古代儒家德行關系思想的實質。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王帥一進行了評議。他認為李德嘉博士提出的問題很有意義。我們的確存在對中國歷史問題的誤解,理解傳統中國最好不要用現代的知識將德、法或德、刑分裂開來討論。最后,他對法制史與法律思想史發展的問題進行了回應。


第四位發言人為華東政法大學王沛教授,他發言的主題為“司法權與西周國家權力的構建”。他從西周司法權配置、王朝的司法權對宗族和諸侯國內部的滲入、司法權對國家權力構建的雙重影響和司法權與國家權力的重構問題進行了分別討論,論述了司法權在西周國家權力構建中的作用以及司法權在西周時期地位演變的矛盾與癥結。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李力教授對王沛教授的發言進行評議。首先,他贊嘆了王沛教授運用新資料探討的學術精神。然后關于王沛教授的研究思路提出了兩個問題:第一,我們并不清楚夏商西周的政治架構,可否用秦漢以后的政治架構往前推;第二,先秦和西周研究面臨的最大困境是史料問題。我們目前無法看到關于西周直接的法律文本,以個別性質法律文本推演西周的司法權是否合適,還需要深入的研究。


第五位發言人為廈門大學法學院馬騰副教授,他做了題為“清華簡《治邦之道》與墨家治道研究”的主題發言,指出:第一,《治邦之道》的研究主題在斥治國“在命”,引證了墨家“非命”“七患”等學說;第二,《治邦之道》主張“兼利而愛”,展現了“兼相愛,交相利”的治道;第三,《治邦之道》提倡“使賢用能”,合于墨家式的“尚賢”之法而認為《治邦之道》融會貫通了墨學的理論,可視為墨徒或深諳《墨子》者所撰,對于我們培養文化自信有重要意義。對于法律史研究其認為無論是學案體還是人物研究都有重要的意義,所以研究題材應該多元化而不是統一化。


西北政法大學閆曉君教授對馬騰副教授的發言進行了評議。他認為馬騰副教授對于新出土的文獻確實花費了且在前人基礎上進行了更加細密的認證,并對他的觀點表示贊同。關于對出土文獻研究的問題,他認為簡的編年會對研究產生重要影響,做出土文獻不能簡單拿過來就用,應該持有懷疑的態度。


 

第三單元:比較視野下的傳統中國法思想研究:

本單元由中國政法大學沈厚鐸教授主持,共有五位主題發言人。


首先,華東政法大學李秀清教授做了題為“《中國評論》與19世紀末西方視野中的中國法”的主題發言。她首先介紹了《中國評論》的具體情況。然后她通過與之前的研究進行比照,認為縱向看19世紀西方人評判中國法律的變化很多也是非常復雜的,近代中國法律域外的言論也值得進一步探討。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柴榮教授進行了評議。她表示通過李秀清教授發言學習很多。她認為中國近現代法律受到西方的影響是目前學術界的一種共識,但西方也在試圖了解中國文化,這是我們長期以來中國法律史研究的空白。


第二位發言人為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史學研究院陳煜副教授,他發言的主題為“儒家思想和明清律例對日本江戶法的影響”。他認為江戶幕府統治的轉型誘發了儒學的重光,儒學因為最適合時代和統治的需要被德川幕府所接受和弘揚。入學的重光導致明清律例在日本的廣泛傳播從而誘發了日本研究明清律例的熱潮。最初是儒學給江戶初期的日本帶來了影響,隨著幕府控制的松弛和律學研究的深入,明清律例逐漸深入到江戶的立法中,尤其是藩法。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丁相順教授對陳煜副教授的發言進行了評議。他提出中日法律史的比較研究難點在于符號文字和文化背景的不同。他認為陳煜教授的研究意義在于:加深了我們對于中國對中華法系的影響的理解、對幕府體制進行了很好地梳理、對古代明律例對日本法影響和原因分析的非常透徹。同時提出了他的疑問:唐律對日本影響的深刻是學術界的共識,那么唐律、唐令如何對江戶法產生相應的影響。


第三位發言人為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高仰光副教授,他做了題為“作為‘元概念’的‘司法’的可解構性”——兼論制度史與思想史研究之間的齟齬的發言。首先,他論述元概念即為研究中的基礎概念及其特點,然后以司法為例,認為和我們之前認為專業、獨立、被動為司法概念的核心特征不同,司法具有一定的復雜性。然后結合事實中的司法事實,認為訴訟法與公共權力沒有關系。放在中國的歷史背景下,他對于司法概念在當下和歷史的語境中是否能夠按照原來的理解存在表示懷疑。


中國政法大學姜曉敏教授進行了評議。首先,她提出仰光老師的解構的思路給我們很大的啟發,讓我們有了不同的理解路徑。實際上教材里的很多已經默認的命題是值得反思的。其次,對法律思想史學科發展的問題,其仍然感到焦慮,想跟在座的同行探討如何應對中國法律史的教學、如何處理法制史和法律史學科配備的問題。


第四位發言人為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馬劍銀副教授,他以西方法律思想史學者的視角,表達對中國法律思想史的期待。他發言的主題為“比較視野中的‘中國法律思想’:話語與語境”。首先,他談到了何謂“中國法律思想史”的問題,提出要重建法律思想史和法理學間的關聯。然后,從“法”的語詞比較開始,以自然法與法自然的話語比較說明比較法的應用與誤用問題,從“法律儒家化”說起討論了語境中的“中國法觀念”。最終,從教學與研究、傳統與現代、思想與制度、意義與功能幾個維度討論什么是思想史研究對象的“中國法律思想史”。


中國政法大學比較法研究院朱明哲副教授對馬劍銀副教授的發言進行了題為“穿越邊界”的評議。他結合自己的研究經歷,認為如果突破中西之別、制度和思想之別、禮與情的邊界對于法律史尤其是思想史研究很有幫助。同時,他表達了對法律史研究的期待:把思想史還原為事件的歷史,把事件還原到長時間段中,從本文到語境的轉變;思想史、或者史學作為整體可以幫我們想象另一種可能。


第五位發言人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李棟教授,他做了題為“薩維尼的法學方法論及其對中國法律史研究的啟示”的主題發言。首先,他認為對法律思想史的發展問題不用太焦慮并對學科發展提出了自己的意見。然后,他通過論述薩維尼“歷史性-體系性”的方法對19世紀歷史法學或法律史研究產生的重要影響,分析了當下中國法律史處于尷尬境地的原因。他認為我們也應借鑒薩維尼的法學方法論,給中國法學的法律史以相應的啟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朱虎副教授對李棟教授的發言進行了評議。他認為:第一,思想和歷史、政治一樣為人文學科里的重要因素。關于法律思想史和制度史的學科合并,并沒有什么危機可言;第二,薩維尼作為研究歷史的法學者,探討的是如何尋找法的尊嚴,而不是作為哲學、政治的奴隸存在;第三,他心目中的法律思想史是可以通過思想史研究將在體系形成中所抽取出來的抽象掉、舍棄掉的歷史和直觀展現出來,從而反向還原使得整個體系更加豐富。


 

最后是閉幕總結環節: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馬小紅教授主持了閉幕總結環節。

首先,天津財經大學法學院侯欣一教授做了會議總結:他認為這是近幾年國內最大規模法律思想史座談會,對于很多人抱有這么大的熱情來參加此次研討會表示非常感動。本次研討會老年學者較多,青年學者較少,對于缺少法理學學者參加表示了遺憾。關于學科定位問題,他認為中國法律思想史可以定位為文化安慰,如果將來能成為文史意義的法律思想史,為學生提供文化的關懷就足夠了。


其次,西南政法大學俞榮根教授,他指出當下的學者應該去關注一下四十年前關于法律思想史定位的大討論。他不同意當前對法律思想史憂患的情緒,認為法律史學科需要重構,應該往前走。法律史需要史學和哲學界學者的關注,借此注入新的生命力。


最后,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馬小紅教授代表主辦方感謝各位的光臨。她認為本次會議討論的內容豐富、與會者參與的熱情都是學科發展的希望所在。雖然學者們對于學科發展有著不同的觀點,但關心學科發展的初衷是相同的。研討會衍生了更多的學術問題,使我們享受到了學術的樂趣。對于法律史學科的焦慮問題,馬小紅教授認為可以運用梁啟超的方法——為學問而學問——也許可以研究出更高屋建瓴的東西。面對法律史學科的危機,重要的是居安思危,而對于學科名稱則無需有太多擔憂。最后感謝今天各位老師、嘉賓、同學的光臨和人大對本次研討會的支持。



在熱烈的掌聲中,本次研討會圓滿結束。

(文/李銘然  攝影/尹嘉越)


錄入編輯: 小齊
大乐透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