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名篇佳作 >  

傅健慈:香港特區修訂《逃犯條例》的挑戰和契機

香港特區修訂《逃犯條例》的挑戰和契機
                             
傅 健 慈*


內容提要: 由于臺灣提出了移交疑犯「陳同佳」的請求,但是港臺之間沒有刑事司法互助和移交逃犯安排,為了堵塞法律漏洞,彰顯公義法治,在2019年2月,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司法互助。期間反對派危言聳聽、制造恐慌、抹黑內地和司法制度、誤導市民、千方百計去阻撓修例。在2019年4月初,香港特區政府把《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審議作首讀及二讀,反對派議員不斷拉布,違反「議事規則」,自行舉行「山寨會議」,及選出法案委員會的「冒牌」正、副主席。另外,反對派議員以暴力沖擊議會,阻撓干擾石禮謙議員主持的兩次「正牌會議」,造成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和立法會職員受傷,癱瘓立法會的運作。為了打破困局,在2019年5月20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去信內務委員會主席,要求條例草案在2019年6月12日直上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議員仍可提出修訂及議決。
 
  關鍵詞:修訂《逃犯條例》;堵塞法律漏洞;打擊犯罪;彰顯公義法治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秘書長、香港學者協會會員、中國法律史學會會員、北京市中國法律文化研究會常務理事、曾憲義先生法律史獎學金理事會成員、香港基本法教育協會成員、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兼任導師、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員、南開大學法學院臺港澳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北京交通大學互聯網交通運輸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香港•上海楊浦•澳門聯合會秘書長。

  引言

  在較早時間,臺灣向香港特區政府提出請求,把涉嫌在2018年3月在臺灣殺害同行香港少女并藏篋棄尸案的疑犯「陳同佳」移送臺灣接受應有的法律制裁。由于香港特區與臺灣之間沒有刑事司法互助和移交逃犯安排,為了堵塞法律漏洞,彰顯公義法治,在2019年2月,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司法互助。期間反對派危言聳聽、制造恐慌、抹黑內地及司法制度、誤導市民、千方百計去阻撓修例。

  根據調查,主流民意是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在2019年4月初,香港特區政府把《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審議作首讀及二讀;并由最資深的涂謹申議員主持「法案委員會」去選舉正、副主席,以便詳細審議這條例草案,涂謹申議員伙同反對派議員拉布,共開了兩次會議,花了四個小時,仍然未能進入選舉正、副主席的程序,明顯地是想拖延時間及阻撓修例。反對派更違反「議事規則」,自行舉行「山寨會議」,并選出涂謹申議員和郭榮鏗議員為法案委員會的「冒牌」正、副主席。

  另外,反對派議員以暴力沖擊議會,阻撓干擾由內務委員會依法指派的石禮謙議員兩次主持的「正牌會議」,期間造成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和立法會職員受傷,導致無法選出法案委員會的正、副主席,癱瘓立法會的運作。

  立法會就審議《逃犯條例》修訂一事膠著,事隔超過五星期,特區政府終于出手打破困局,在2019年5月20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會見傳媒,表示在同日已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去信內務委員會主席,要求條例草案在2019年6月12日的立法會大會上恢復二讀,議員仍可提出修訂及議決,特區政府會聆聽不同人的意見及作出適當的修訂。

  否則,讓「拖而不議」的局面持續下去,只會損害立法會的尊嚴和國際聲譽,嚴重破壞香港的公義法治和福祉,引來更多的干預及造成更大的傷害。
 
  一、 反對派危言聳聽、制造恐慌

  反對派別有用心、危言聳聽、制造恐慌、抹黑內地及司法制度、誤導市民、試圖撕裂社會,千方百計去阻撓修例。反對派顛倒是非黑白,在坊間散播下述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劣理和欠缺法律基礎的建議:
 
  (一) 「日落條款」特事特辦

  反對派提出「日落條款」,認為一次性放寬《逃犯條例》不適用于中國其他地方的規定,處理完「陳同佳案」后,有關規定便須要馬上還原。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以「日落條款」方式修訂《逃犯條例》,只針對處理臺灣殺人案,有關建議并不可行,政府不會接受。政府有決心改善本港司法互助、移交逃犯的制度,修訂《逃犯條例》不單只為處理臺灣殺人案,也顧及往后其他個案。從前類似個案因欠缺法律基礎,導致疑犯不能移交,政府希望作出改善。她表示一些反對人士對法案涉及內地即指不行,一些甚至認為法案內容基本上沒有問題,只要疑犯移交內地予以剔除,法案一個月內即可獲通過。她指出這種做法具有偏見,甚至另有目的。
 
  (二) 擴大香港法院刑事司法管轄權

  反對派主張擴大香港法院刑事司法管轄權,并提議修訂《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 或《侵害人身罪條例》。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指出,如果修訂《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或《侵害人身罪條例》,修例后的有關條文便只能用于法例生效后干犯的罪行,而不能夠處理去年發生的“臺灣殺人案”;若加上一個條例來處理刑法追溯期,則會違反《香港人權法案》 中寫明的“刑事罪和刑罰沒有追溯力”。

  (三) 不設「追溯期」

  反對派建議修訂《逃犯條例》,不設「追溯期」。

  筆者認為《逃犯條例》是程序法,故此「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并不適用。移交逃犯的目的,就是要懲治犯罪的人,如果沒有追溯期,等于在還沒有抓到任何逃犯的情況下,便先要赦免一批逃犯。而修例必須設有「追溯力」才能把潛居在港的逃犯繩之以法,將他們依法移交到相關的司法管轄區接受應得的法律制裁。如果修例后不設「追溯力」,哪有法律基礎去移交「陳同佳」給臺灣?這樣就等于放生「陳同佳」。

  (四) 港人港審

  反對派認為,由于其他地區的法律體系和香港有差異,修訂《逃犯條例》應容許本港法院行使「額外屬地管轄權」,香港法院可以進行「港人港審」,甚至提議涉嫌在內地犯罪的香港公民在本港受審,而不需移送回內地,并指這種情況已有先例。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表示,香港是普通法地區,在刑事司法方面奉行「屬地原則」,一般只會在全部或部分犯罪行為發生在境內,才會行使香港的司法管轄權。如果不符合這一原則,在取證等方面會出現問題。鄭若驊總結指,上述坊間的建議,均是「不確切可行」,保安局和政府所提出的建議才是一個可取的方案。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指出「港人港審」,不切合現實,違反《普通法》處理刑事管轄權的基本原則。在絕大部分情況下,疑犯實施或策劃犯罪行動一定要在香港進行,當局才能對他們作出起訴。但是,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香港可獲得部分發生于其他地區的個案管轄權,并在本港就案件進行審訊。

  然而,反對修例的人士打算全盤推倒「屬地原則」,全然漠視《普通法》及「國際禮讓」 ,這樣的建議只會有利犯罪者,破壞香港協助其他地區執法者打擊犯罪的職責。此外,即使推翻既定原則,讓香港獲得對其他地區犯罪的管轄權,根據《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刑事犯罪或刑罰無追溯力的原則,亦只適用于以后發生的犯罪,現時遭內地、澳門、臺灣等地通緝的逃犯,仍可逃避法律責任。
        
  筆者指出,政府前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白孝華(Michael Blanchflower)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聲稱  「港人港審」即使涉及追溯期,都「不會」違反香港人權法,又稱「域外法權」不會根本性改變香港刑事司法制度。筆者認為這都是欠缺法律基礎,根本站不住腳的。「港人港審」的做法會出現很多爭議,比如司法管轄權、司法制度、執法、搜證、舉證標準、不同的刑罰、疑犯的法律權益和人權等。是次修例中由行政長官啟動程序,是參考了國際慣例、切實可行的,不會驚動逃犯。

  (五) 香港的「優惠」待遇會被取消

  反對派危言聳聽,散播恐慌,聲稱香港的「優惠」待遇會在修訂《逃犯條例》后會被取消。

  筆者指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和單獨關稅區的地位是自身努力的成果,從基本原則來看,關稅待遇是遵照「世貿組織」的規則來處理的,不是美國單方面便可以取消。

  (六) 修例后,內地想抓誰就抓誰

  反對派別有用心,逢中必反,為反對而反對,顛倒是非黑白,危言聳聽,抹黑內地及司法制度,制造恐慌,挑起社會矛盾。

        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在2019年4月18日接受電臺訪問時指,外界對修例的憂慮是源于沒有了解條文,很多反對聲音都是政治口號,強調條例嚴謹保障人權,有法庭把關。就算逃犯不涉政治罪行,但若有政治背景,都不能移交,「大膽地說,就算將來我們《基本法》第23條立了法,有關罪行都不可以放入條例內,因為它是政治罪行。」
       
  筆者認為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以處理港男「陳同佳」涉臺殺害同行女友案和整體刑事事宜協作制度,是有迫切性,是為了堵塞法律漏洞,打擊犯罪,彰顯公義法治,避免香港淪為「犯罪者的避難天堂」。今次修例明確指出「八不移交兩把關」,即不符合雙重犯罪不移交、政治罪行不移交、缺席情況下被定罪不移交、一罪不能兩審、死刑不移交、因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而被檢控不移交、不能移交至第三方、不能增加移交命令以外的控罪,否則不移交。所有個案移交都會由行政機關及司法機關雙重把關。行政機關會充分考慮所有情況,有全權決定處理或不處理移交的權利。司法機關如果認為個案違反任何一項人權保障或證據不足,會即時釋放疑犯,絕不允許移交。
    
  二、 商界的擔憂

  對于特區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以個案形式處理逃犯移交事宜,商界表示擔憂,害怕會不小心誤墮法網,而提出豁免商業罪行。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明白商界對修訂《逃犯條例》有擔憂,他強調「一國兩制」、法治及司法獨立對香港非常重要。根據多個國際組織的數據都顯示,香港司法獨立排名位居世界前列,希望外界考慮香港法治情況時,可以宏觀角度看待,避免因一兩件社會熱議議題而受影響。

  香港著名經濟分析師曾淵滄博士指出,商界的擔憂是過慮了。今天仍然有大量港企、港商在內地投資建廠、做生意,平安無事。怎么可能因修訂《逃犯條例》回到香港被引渡?這豈不是多此一舉?可見,商界的所謂擔心是不必要的。

  在2019年3月29日,特區政府把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刊憲,訂明可以就移交逃犯進行「特別移交安排」,僅適用于罪行可判處 3年監禁或任何較重的懲罰,修例涵蓋的罪行,限于37項現時適用于一般性質移交安排的罪行。 

  表明修例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是為了香港與中國的任何其他部分,作出相互法律協助安排,可予以執行。草案列明,如屬牽涉上述罪行的清洗黑錢、阻止逮捕或檢控、串謀、協助或教唆犯罪行為的人士,亦會豁免被移交。 
 
  總括而言,筆者認為商界的擔憂是過慮了。特區政府聆聽了各界的意見,經過慎重考慮,并從政府原有方案的46項罪類,修訂至37項,并將罪行的門檻,由原本的可判處1監禁,改為可判處3年監禁或任何較重的懲罰,是不理想的。但是這樣修訂可以令到商界和擔憂的人士釋疑安心,減少反對的力量,令修訂《逃犯條例》能夠順利踏出第一步,也可算是務實可行的方法。

  三、 外國勢力干預

  反對派越洋告狀,唱衰香港,勾結外國勢力干預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在2019年3月19日至30日,陳方安生、莫乃光、郭榮鏗赴美會見美國政要。在2019年3月22日,陳方安生與美國副總統彭斯會面,并引述彭斯稱美國「非常關注香港人權及自由狀況」。在2019年3月26日,郭榮鏗引述「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稱,「極度擔心」香港自由、民主發展。

  另外,在2019年3月27日,陳方安生等三人跟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并引述佩洛西稱修訂《逃犯條例》會「直接沖擊」美國人在港利益及人身安全。在2019年4月2日,陳方安生等三人總結美國之行,引述美方稱會以「更強硬態度」關注香港問題。
 
  筆者認為反對派別有用心,越洋告狀,純為政治撈本錢,政治凌駕法治,勾結外國勢力干預特區政府內部事務,真正的目的是阻撓修訂《逃犯條例》,助打貿易戰,這是絕對不恰當的。筆者質疑反對派唱衰香港,根本沒有全面真實地把香港的現況如實反映,試圖抹黑內地和司法制度,及香港的自由、人權、司法獨立和法治,誤導外國,制造恐慌,應予以嚴厲譴責。
 
  四、中國外交部表態堅決反對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

  在2019年5月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向傳媒表示,  “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國家勢力試圖干預香港事務。”

  在2019年5月17日,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表態,“堅決反對香港個人置香港與國家利益于不顧,跑到外國「告洋狀」,勾結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阻撓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損害國家主權與安全。”

  另外,在同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向傳媒表示, “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國家、組織和個人都無權干預。”

  五、 拉布、山寨會議、暴力沖擊議會

  在2019年3月26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通過向立法會提交《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在2019年3月29日刊憲,并在2019年4月3日在立法會進行首讀及二讀。并由最資深的涂謹申議員主持「法案委員會」去選舉正、副主席,以便詳細審議這條例草案,涂謹申議員伙同反對派議員拉布,分別在2019年4月17日和2019年4月30日共開了兩次會議,花了四個小時,仍然未能進入選舉正、副主席的程序,明顯地是想拖延時間及阻撓修例。反對派更違反「議事規則」,在2019年5月初自行舉行「山寨會議」,并選出涂謹申議員和郭榮鏗議員為法案委員會的「冒牌」正、副主席。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向傳媒表示,反對派強行成立「冒牌會議」,選出涂謹申這「山寨主席」,并沒有法律基礎和效力。涂謹申以「主席」身份向委員發出「會議通知」,而該通知在格式上假扮作秘書處發出的真正文書,不但行文大同小異,文件中更印上編號,惟立法會中根本沒有這編號的檔案存在,該有關做法已涉嫌觸犯「行使虛假文書」的罪行,他遂報案交由警方跟進。

  另外,反對派議員以暴力沖擊議會,阻撓干擾由內務委員會依法指派的石禮謙議員分別在2019年5月11日和2019年5月14日兩次主持的「正牌會議」,期間造成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和立法會職員受傷,導致無法選出法案委員會的正、副主席,癱瘓立法會的運作。

  石禮謙表示,在2019年5月14日下午已去信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瓊,信中主要內容是指他已開了兩次會議,但兩次都不成功,他不覺自己還可以再開第三次會議,因此尋求內務委員會為下一步指示作決定。

  在2019年5月16日,建制派和反對派代表早上開會,商討化解修訂《逃犯條例》的爭議,反對派提出兩項條件,一是要求建制派游說政府撤回修例,二是要求建制派承認涂謹申召開的會議有合法性、承認涂謹申是合法的法案委員會主席,會議在約20分鐘后結束。建制派召集人廖長江表示,泛民無誠意溝通,會上提出的條件不能接受。他指,對方只是宣示立場,認為今次會面只是一場「騷」(表演),建制派會再商討下一步行動。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顧敏康教授指出, “法治破壞者豈能做議員?”立法會反對派議員的行為日益出格,不僅不遵守法律規則,反而屢屢破壞法律規則,為社會樹立了最壞的榜樣。反對派議員襲擊、妨礙或騷擾的行為,大家有目共睹,證據確鑿。因此,政府理應盡快采取法律行動。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博士,大律師表示,明白《逃犯移交條例》的修訂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爭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立場,但是《條例》主要是為了打擊犯罪、堵塞漏洞。她強調,支持逃犯條例的修訂是為了保護香港市民的生命財產,讓其他人不要模仿,在鄰近的臺灣、內地或澳門等地犯罪后逃回香港,免受刑責。 而不是以暴力阻礙議員開會,「此舉令立法會丑態百出,沒有一點尊嚴可言,亦不是民主社會對不同聲音的包容與尊重。」

  筆者認為,反對派明知在非法會議上選舉涂謹申、郭榮鏗為法案委員會正、副主席,是違法違憲的,根本站不住腳,當然就不敢提出司法復核,甚至不敢站出來支持其豬隊友所提出的司法復核,就是怕法院在一錘定音后,他們就無法以所謂「正副主席」的名義拉布,去阻撓正牌會議的舉行。筆者批評,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違反程序公義,非但沒有真誠地履行議員的職務、用理性務實的態度去審議法案,反而視公義、法治蔑如,千方百計去混淆視聽,更粗暴、野蠻地使用暴力,去阻礙、破壞正牌會議的舉行,導致建制派議員及立法會職員受傷,損害了立法會的尊嚴以至國際聲譽,必須予以嚴厲譴責。

        六、 特區政府的立埸和回應

  在2019年2月15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今次保安局提交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當然觸發點是因為臺灣殺人案,突顯了現存的法律缺陷和執行上的很多漏洞。特區政府祗跟20個國家簽署了移交逃犯(協議)的安排,仍沒有簽長期協議的國家超過百多個。

      當然,要確保人權的保障。所以,在《逃犯條例》第503章所作出的修訂建議,是以最少修訂的原則去做,確保現在運行的《逃犯條例》之下所有保障個人權利的條文,不單止保留,還可以在將來跟另一個地方所簽訂的個案形式移交協議里面,特區政府是有權額外加一些要求和保障。 堵塞這個漏洞和缺陷,確保將來不會再重復因為特區政府跟另外一個司法管轄區沒有一個長遠安排,而未能處理這些嚴重罪行。

  在2019年5月8日,特區政府回應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報告時強調,《逃犯條例》修訂建議并非針對某單一司法管轄區,更非一般市民。發言人表示,就個案方式移交的請求,香港特區有全權去處理或不處理。現有法例的所有人權和程序保障,在個案方式移交安排下全部保留。法治及司法獨立是香港特區的核心價值,特區政府高度重視和全力維護這些核心價值。建議的法例修訂是保障守法的市民,保障商業活動免受罪惡威脅,有利香港特區的營商環境,加強香港特區處理嚴重罪行逃犯的能力,令香港特區成為國際間打擊犯罪的更好合作伙伴。

  在2019年5月12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示,一宗去年涉及港人在臺灣發生的謀殺案,由于香港現行法律的限制而未能將疑犯送交臺灣受審,這除有違公義,亦使香港變相成為逃犯天堂,威脅本港的治安及市民的安全。移交逃犯是打擊有組織及跨境犯罪的國際共識,聯合國制訂了范本,讓各司法管轄區參考。

  建議中的個案移交安排,是針對任何和香港未簽訂長期協定的司法管轄區,在有需要時,可有效地處理移交要求。建議并不是針對某單一司法管轄區,更絕非為內地「度身訂造」。《條例草案》主要是針對犯了當中訂明的嚴重罪行的逃犯,并非奉公守法的市民。

  所有移交的要求會受到行政機關及法庭雙重把關,法例會確保有關人士的法律權利。政府會作全面考慮和詳細審視每宗個案的移交請求,并有全權決定去處理或不處理移交的權利。有關人士可提出司法復核的權利。在整個移交過程,有關人士可聘請律師代表上庭。在交付拘押審訊時亦可申請「當值律師計劃」下的律師為他辯護;若法庭已頒下拘押令,逃犯可申請法援上訴、申請人身保護令或司法復核。如沒有充分證據將有關人士按照香港法律交付審判,法庭須將有關人士釋放。

  政府考慮一系列因素后,決定在個案式移交只處理37項罪類,而涉及的罪行更是定于刑罰在三年監禁以上。 至于坊間的不同建議,例如用「港人港審」、日落條款、只處理臺灣殺人案、追溯期限制等,律政司司長及保安局局長于上星期召開記者會及多個場合已經說明實際上不可行的種種原因。

  當年訂立《逃犯條例》的目的,是要將港英年代沿用的法例作出本地化的立法,以設立適當的法律架構,令香港回歸后有一條可用的本地法例用作移交逃犯安排。由于當時的移交逃犯安排并不包括中國在內,而條例本地化時沒有處理這地理限制,因此這地理限制存在至今,不是刻意不同意與內地設立移交逃犯安排。

  法治與自由是香港核心價值,也是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基石。香港司法獨立受《基本法》保障,并堅實地彰顯法治。香港司法制度自回歸以來備受國際推崇,我們希望透過完善刑事司法協助制度,以堵塞漏洞,打擊嚴重罪行,保障社會安全,有利合法營商環境, 使香港不會成為逃犯天堂。

  筆者認為,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立場是堅定不移和非常清晰的,目的是為了堵塞法律的漏洞、彰顯公義法治,打擊罪犯,避免香港淪為逃犯天堂。另外,特區政府聆聽各界的意見后,作出相應的修訂,是理性務實的,值得支持。
 
   七、契機

  有危就有機,縱使反對派別有用心,強烈阻撓修訂《逃犯條例》,埋沒良心,危言聳聽,散播恐慌,勾結外國勢力干預,抹黑內地和司法制度,試圖撕裂社會,嚴重破壞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的核心價值及福祉。但是,邪不能勝正,最終,我們深信反對派必定會一敗涂地,全港的市民必須認清反對派的真面目。

  在2019年5月18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邀請二百多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和港區省級政協委員出席工作會議,不僅向在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清晰傳達了中央支持特區政府修例的意見,而且向全體港人社會發出了“一錘定音”的重要信息。

  在同日,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也就美國官員近日就修例發表的言論表示強烈不滿,要求美方停止干預。

  在2019年5月20日,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會見香港福建社團聯會訪京團一行時,重申修例是必要的,也是合理合法的,呼吁聯會向社會進行正面的宣傳,引導大眾從法律和專業角度去分析和看透真相,從而抵制反對派的造謠和煽動。他特別強調,在香港涉嫌犯罪的香港人,只會接受香港法律的審判,不會移交內地,港人根本不用擔心。

  在2019年5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會見香港福建社團聯會訪京團時強調,中央完全支持特區政府正在開展的“兩個條例”修訂相關工作,充分肯定林鄭月娥特首和特區政府的工作,充分肯定修例的重大意義,希望香港各界理性討論和進一步達成共識,共同努力在全世界樹立香港良好法治形象,集中精力發展經濟。

  筆者認為中央政府適時就香港修例工作表態,是履行中央對港「全面管治權」的應有之義,完全合憲合法,維護國家主權和國家安全,落實「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并贏得民心。

  為了修補法律缺陷,彰顯公義法治,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并馬不停蹄向公眾人士詳細解釋修例的目的、內容和法律基礎,聆聽各界的意見,實時作出相應的修例內容的更改。雖然受到外國干預和反對派強烈的反對,包括癱瘓立法會的運作,但是特區政府絕不畏縮,堅持不會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草案,并打破僵局,把草案安排直上立法會大會討論和議決,獲中央政府充分肯定和支持及主流民意支持,增加管治威信,有利未來依法施政,定會贏得廣大市民的大力支持和掌聲。

  如果修例通過后,有助香港打擊罪犯,維護法紀,彰顯公義法治,避免香港淪為逃犯天堂,完善兩岸四地包括粵港澳大灣區和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移交罪犯和刑事司法互助的法律基礎。并提升香港的國際地位,有利經濟發展,增加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把握粵港澳大灣區的合作機遇,融入「一帶一路」的發展。
 
  八、結論

 
  整體而言,修訂《逃犯條例》有現實需要和迫切性,也有相關法律保障,不存在“陰謀論”。修例是為了讓仍未跟香港特區簽訂長期移交協議的司法管轄區,可以在處理司法互助和移交罪犯方面有法律基礎。香港如果不進行修例亦可以移交逃犯, 就算臺灣方面愿意配合,也不符合香港的現行法例要求,更不符合國際標準,完全是不合情、不合理和不合法,并嚴重沖擊香港的法治社會及阻礙香港的整體發展和利益。

  反對派別有用心,危言聳聽,試圖把修例妖魔化,制造恐慌,誤導市民,挑起社會矛盾,令死者沉冤未能昭雪,受害人家屬未能討回公道,伙同「臺獨」分子和外國勢力合謀干預香港事務,并借機抹黑內地和司法制度,是罔顧事實、公義和法治,并以拉布、暴力沖擊立法會會議,癱瘓立法會的運作,破壞立法會的尊嚴以至國際聲譽, 應予以嚴厲譴責。

  特區政府是次修例,有「八大不移交兩把關」,充分保障疑犯的人權和合理權益,有關移交不涉及政治犯和死刑犯,符合國際標準。

  依照主流民意,建制派議員團結一致, 立法會主席也要當機立斷去剪布,早日通過修例,堵塞法律漏洞,彰顯公義法治,打擊犯罪,避免香港淪為逃犯天堂。否則,讓「拖而不議」的局面持續下去,只會破壞立法會的尊嚴和國際聲譽,嚴重損害香港的公義法治和福祉,引來更多的干預及造成更大的傷害。特區政府和各界愛國愛港團體應加大正面宣傳的力度,釋除大眾的疑慮,爭取更多市民支持修例。

 

錄入編輯: 李德嘉
大乐透开结果